亏损500万!历史第一份电竞财报和背后的三个信息点

无论如何,在去年进行了高调的首次公开募股之后,Astralis Group用这样一份财报证明了「存在即合理」。

不管你对他们的未来叫好也罢,唱哀也罢,对于Astralis Group自己来说,他们成功实现了既定的大部分目标。

近日,知名《CS:GO》战队Astralis「A队」的母公司Astralis Group(股票代码:ASTGRP)发布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份年度财报。Astralis Group于2019年11月成为首家进行公开募股(IPO)的电子竞技战队,在2019年12月9日正式上市,成为了电竞史上第一支成功上市的战队。

当你作为行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你所走的每一步都会被看做是「开创性」的。 这份行业独属一份的试卷,值得所有人认线

A/S长路漫漫3月9日,Astralis Group 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了2019年度财报。报告显示,

财报中显示,公司主要的商业收入来自赛事奖金、赞助和商品门票这三个部分组成,其中广告赞助收入占比高达54%。在Astralis Group的赞助伙伴中,可以看到奥迪、罗技、杰克琼斯的知名品牌的名字。剩下占比36%的是各个电竞战队参加比赛的奖金收入。

虽然700万美元的收入比行业预期高出了11.2%,但近500万美元的亏损对于一个上市的电竞公司来说不是一件值得忽视的事。让我们时间推到去年11月29日。据雅虎财经报道,Astralis Group 发行的股票出现了超额认购的情况,金额为2.2亿克朗,大约为3300万美元。

但是,这种情况却在公司CEO Anders Horsholt的意料之中。「总体而言,财报的年度结果符合我们的预期,还是比较令人满意的。自从2019年8月以来,我们才刚刚成立这家公司,因此我们在年度报告中应该不会有太多的惊喜。」

在Astralis Group的旗下,除了中国粉丝非常熟悉的A队之外。还有《英雄联盟》项目的Origen战队和FIFA战队Future FC。

作为《CS:GO》历史上最成功队伍之一,尽管与2018年取得的成就相比,2019年A队的成绩略有些逊色,但还是总共赢得了6场锦标赛的冠军,拿下了队史上的第四个Major,同时还达成了Major的三连冠,这都是在《CS:GO》历史上史无前例的成就。

在社交媒体层面,A队在Instagram上拥有超过386,000多个关注者,不包括选手的个人账户,队伍在Twitter上有超过274,000个关注者。同时,A队还是2019年最受欢迎的《CS:GO》队伍,在Twitch和YouTube上有超过5000万的在线观看时长。

这个数字,有望在今年再次迎来新高。最近,据SteamChart的数据显示,《CS:GO》的同时在线万。对于职业选手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但是同样的,一个由5名明星选手组成的队伍,运营成本绝对不会少。据财报显示,A队在2019的运营支出为4430万丹麦克朗(710万美元),大部分的支出来自于分配给选手的高额奖金。2019年全世界收入最高的《CS:GO》选手中,Astralis全队占据了前五名。

如此之高的运营成本,能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Astralis Group会有如此多的亏损。

Origen是欧洲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EC)的一支队伍,在2018年11月被Astralis Group收购,取得了开启特许经营模式的LEC的席位,在2019年的春季赛上,Origen拿下了LEC常规赛第二名的好成绩。

截止到2019年12月31日,Origen在Twitter上积累了庞大的粉丝数量,达到741,000,是所有LEC队伍里面人气排名第二的队伍,并且在第一个赛季期间,Instagram吸引了大约71,000的新粉丝。

2019年,战队产生的净营收为800万丹麦克朗(合120万美元),同时在总运营费用支出2160万丹麦克朗(合 320万美元)。

Astralis Group的FIFA团队成立于2019年10月,也是整个公司最年轻的一支电子竞技战队,在2019年的最后三个月产生了140万丹麦克朗(合20.4万美元)的净收入,而总运营支出为40万丹麦克朗(合5.8万美元)。

目前,战队签约了三名职业的FIFA电竞选手,其中包括一名来自巴西的女性选手,Future FC还是尤文图斯FC Pro Evolution Soccer球队的管理公司。

总的来说,Anders Horsholt表示,他对Astralis Group的电竞战队在各个项目的竞争力和表现感到满意,他还表达了希望队伍在2020年至少获得一项新的大满贯冠军的雄心。

尽管未来发展前景可期,但Astralis Group2019年年度财报披露的内容中还包含了「风险管理」部分,分析了公司未来的发展面临的潜在风险。

Astralis Group的很大一部分收入都依赖于这些赞助商以及相关的商业协议,包括能够以有利于战队的条件进行谈判和重新协商的能力。在通常情况下,商业合作伙伴的合同期限为两到五年,由于媒体的互动性,电竞品牌甚至能够展现出比传统体育更强大的影响力。

但是这也让电竞品牌的商业赞助存在了一定程度的不稳定的因素,观众偏好的快速变化可能会导致赞助收入下降,从而对整体的收入和经营业绩产生很大的不利影响。

随着全球疫情的流行,各个线下的电竞赛事受到了影响纷纷转战线上赛。Astralis Group最近一次受到的影响就是A队参加的2020卡托维兹采取了「空场」的形式。这也让现有以及潜在的赞助商无法利用线下场景开展营销活动,可能会导致公司无法履行规定的协议义务。

前文已经提到的,在Astralis Group 的收入来源中,广告赞助达到了54%。

Astralis Group的另一大收入来源则是电竞赛事相关的奖金收入。如果战队无法长期保持有竞争力的实力,也将很大程度地影响到公司的收入来源,因此要想通过高额的奖金收入来盈利,Astralis Group旗下的三支电子竞技队伍都需要提升和保持队伍的竞技水平。

Astralis Group各个电子竞技团队在商业上取得的成功都取决于选择电竞项目庞大的受众群体,如果电竞项目本身的受欢迎程度下降或者赛事组织者无法维持观众的兴趣,可能会对各个战队的商业可持续性产生不良影响,从而影响公司的经营业绩。包括有关某些电子游戏的立法,比如限制《CS:GO》等FPS类射击游戏的法条,都有可能带来潜在的风险。

无论如何,在去年进行了高调的首次公开募股之后,Astralis Group用这样一份财报证明了「存在即合理」。不管你对他们的未来叫好也罢,唱哀也罢,对于Astralis Group自己来说,他们成功实现了既定的大部分目标。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vivilogee.com/,体彩竞彩网500

Leave a Comment